以案說法|模糊債務的債務承擔之法律風險分析

時間:2020-04-23 來源: 作者:賈寶軍,許可 瀏覽: 打印 字號:T|T
  出于簡化交易流程及盡快清理積壓的債權債務等目的,企業或公民個人的經濟往來不再是簡單的雙向互動,第三方參與到原有的債權債務關系中的情況較為多見。對此,我國合同法相應規定了債權讓與、債務承擔、第三人代為履行等制度。

  針對個案如何區分債務承擔與第三人代為履行?債務轉移后在有爭議的情況下如何解決糾紛?筆者近期代理了一起債務承擔案件,該案件雖案情簡單但頗為有趣,訴訟中的各項工作也頗為棘手。筆者特將承辦案件過程中發現的問題和引發的思考撰寫成本文,并為相關企業和個人提供有針對性的建議,在類似的經濟活動中減少法律糾紛。

  案情

  A公司系一家房地產開發商, A公司與B公司早年簽訂了一份《銷售代理協議》,約定A公司委托B公司為其開發的一處房地產進行銷售。協議簽訂后,B公司采取多種方式開展銷售工作,包括委托第三方廣告公司對外宣傳、委托第三方設計公司設計樣板間裝修方案、委托第三方裝修公司打造樣板間等等。

  在B公司與其他第三方公司如火如荼的開展各項工作過程中,突然接到A公司通知:因客觀原因,A公司終止與B公司簽訂的《銷售代理協議》,B公司開展的全部工作停止。

  A公司叫停合作后,為了彌補B公司的損失,雙方簽訂了《<銷售代理協議>之終止協議》(以下簡稱“《終止協議》”),約定:A公司除向B公司支付一定金額的補償之外,B公司與第三方公司的未結算款項由A公司接手處理給予結算,如結算費用不超過50萬元由A公司承擔,如超出50萬元則由B公司承擔。

  上述《終止協議》簽訂后,A公司如約向B公司支付了補償款,但“B公司與第三方公司的未結算款項”A公司并未給予結算。

  為此,第三方公司找到B公司要求支付未結算款項,B公司向第三方公司說明《終止協議》的簽訂情況后,B公司與第三方公司又多次與A公司溝通,但A公司始終未向第三方公司結算。B公司遂準備起訴A公司,要求其在《終止協議》約定的范圍內向B公司履行支付未結算款項的義務。

  問題的提出與解決

  筆者作為B公司的代理律師,面對客戶的訴求,認為本案存在以下幾個主要問題需要解決:

 ?。ㄒ唬┗痉申P系的定性

  《終止協議》中約定的“B公司與第三方公司的未結算款項由A公司接手處理給予結算”這一約定,屬于我國《合同法》第六十五條規定的第三人代為履行?還是屬于我國《合同法》第八十四條規定的債務承擔?

  筆者認為,上述約定不屬于我國《合同法》第六十五條規定的第三人代為履行?!逗贤ā返诹鍡l規定:當事人約定由第三人向債權人履行債務的,第三人不履行債務或者履行債務不符合約定,債務人應當向債權人承擔違約責任。

  對《合同法》第六十五條內容進行文義解釋,本條款中提到了三方主體,即“債權人”、“債務人”與“第三人”,由此可知,本條款中使用的“當事人約定”即指“債權人和債務人約定”。而在本案中,債權人為各第三方公司,債務人為B公司,第三人為A公司?!督K止協議》的簽訂主體實際為債務人和第三人,不符合第三人代為履行制度的定義。

  “B公司與第三方公司的未結算款項由A公司接手處理給予結算”的約定應屬于《合同法》第八十四條規定的債務承擔。根據《合同法》第八十四條:債務人將合同的義務全部或者部分轉移給第三人的,應當經債權人同意。

  B公司與A公司簽訂《終止協議》將B公司向第三方公司結算款項的義務部分轉讓給A公司(即結算款項在50萬元以內的部分由A公司承擔),雖然上述約定未得到第三方公司的明確書面同意,但不影響其雙方對此部分約定內容的基本法律關系定性。

 ?。ǘ何创_定具體金額的債務可否進行債務轉移

  A公司與B公司在《終止協議》中沒有明確債務承擔的具體金額,僅概括約定了雙方各自承擔責任的范圍。這樣沒有明確具體金額的債務承擔約定是否有效?

  經筆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無訟案例等網站查詢,未找到因債務金額不確定而導致債務承擔無效的案例,但找到了諸多有關“債權金額不確定而進行債權轉讓”的案例。法院在審理此類債權轉讓糾紛時,通常認為:雖原合同標的額尚未確定,但債權讓與人與受讓人關于債權轉讓的意思表示真實、標的額不確定只影響債權轉讓數額。待標的額確定后,若債權轉讓金額在標的額之內的,受讓人可如實向債務人主張,若債權轉讓金額超過標的額的,受讓人可在標的額內向債務人主張,未能主張的部分可向讓與人主張。

  結合此類型案例,筆者認為,即使債務的具體金額不確定,仍可進行債務轉移,理由如下:

  1、A公司與B公司簽訂的《終止協議》沒有我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關于合同無效的情形;

  2、合同權利義務的轉讓作為一種商事活動,應當尊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金額不確定的債務轉移所帶來的風險,由各方主體自行審查和判斷;

  3、債務金額的確定并不是無章可循,各方當事人能夠通過一定的方式對債務金額有一定的預判。

  因此,筆者認為,A公司與B公司在《終止協議》中有關債務承擔的約定有效,暫未確定具體金額的債務可以進行債務轉移。

 ?。ㄈ〣公司的訴訟請求能否得到法院支持

  筆者認為,B公司在未向第三方公司賠付的前提下,要求A公司結算款項的訴訟請求無法得到法院支持。理由如下:

  1、B公司作為原告起訴,主體不適格。在第三方公司同意債務承擔的前提下,如A公司不履行《終止協議》所負義務,應由第三方公司作為原告起訴,要求A公司在《終止協議》約定范圍內結算相應款項。

  2、如B公司仍想作為原告向A公司提起訴訟,則其應在向第三方公司結算完全部應付款項后,再根據《終止協議》的約定,要求A公司在其應承擔的責任范圍內向B公司支付款項。

  原因在于,A公司與B公司有關“B公司與第三方公司的未結算款項由A公司接手處理給予結算,如結算費用不超過50萬元由A公司承擔,如超出50萬元則由B公司承擔”的約定屬于債務承擔中的一種,即“并存的債務承擔”。

  根據學理通說,以原債務人是否繼續承擔債務為標準,債務承擔分為免責的債務承擔和并存的債務承擔。并存的債務承擔是指第三人加入到原存的債務關系中與原債務人共同承擔債務,而原債務人并不脫離原債務關系的債務承擔方式。免責的債務承擔是指第三人取代原債務人承擔債務,而原債務人脫離原債權債務關系的債務承擔方式。

  根據《終止協議》,原債務人B公司并未脫離其與第三方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而是A公司加入到原存的B公司與第三方公司的債權債務關系中,A公司與B公司共同對第三方公司承擔債務。因此,在B公司并未向第三方公司進行賠付的前提下,作為共同債務人之一的B公司當然也無權直接要求其他的債務人A公司向其履行結算款項的義務。

  律師建議

  此案承辦結束后,筆者深感此類案件的現實復雜性和企業因此面臨的巨大風險。

  首先在于AB公司之間關于“B公司的債務由A公司承擔”的約定并未將B公司從債務中解脫出來,B公司不僅債權轉讓的原始目的沒有實現,且在A公司拒絕履行付款義務的情況下無法依據雙方之間的債務承擔協議向A公司索賠。

  其次在于A公司與B公司簽訂的《終止協議》中對債務承擔的約定太過模糊,無法鎖定承擔的對象是具體哪個債權人的債務以及具體金額,在法庭不同意債權人出庭的情況下,事實的查明存在一定的困難。

  再次,由于債權人不同意直接向債務承擔人主張權利的情況下,B公司因無力先行清償債務而導致其沒有產生實際損失,進而導致其無法推翻債權承擔直接向A公司索賠。

  鑒于此,律師建議在債務承擔時,應盡量避免并存的債務承擔,盡量明確債務的對象和金額,并獲得債權人的確認。

  另外,站在債務轉讓人的立場,在債務承擔人不履行支付義務,債務轉讓人被迫向債務承擔人索賠時,需要提供債務的全面證據材料,因此律師建議在合同履行過程中,應妥善保管項目材料,項目推進過程中的重要環節和節點應由各方簽字蓋章確認;合同結算時應保留結算的書面證據;如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應及時向律師等專業人員咨詢,避免或減少法律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