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民紀要》解讀系列五|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審慎適用,當用則用

時間:2020-04-22 來源: 作者:蘇鵬,江寧 瀏覽: 打印 字號:T|T
  公司人格否認,又稱公司法人人格否認,是指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時,債權人可以越過公司的法人資格,直接請求濫用公司人格的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法律制度,實踐中俗稱“揭開公司的面紗”?!豆痉ā返?0條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這是關于公司人格否認最常用的法律依據。由于該法律規定過于原則,否認公司人格又屬于新類型公司糾紛案件,實踐中普遍存在裁判思路不一致、適法標準不統一的情況。為此,《九民紀要》對實踐中“公司人格否認”的構成要件及判定標準,做出了進一步的明確規定。

  股東承擔有限責任是原則

  否認公司人格承擔連帶責任是例外

  紀要開宗明義強調:公司人格獨立和股東有限責任是公司法的基本原則,這是現代公司法律制度之基石。而否認公司的獨立人格,讓“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股東對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是該基本原則的例外情形,其旨在矯正有限責任制度在特定法律事實發生時造成的利益失衡現象,使債權人的權益得以公平地保護。因此,適用“公司人格否認制度”是“股東承擔有限責任”之例外情形。

  對于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股東承擔連帶責任”的理解,有兩點需要注意:1.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所逃避的債務是公司的債務,而不是股東的債務;2.股東濫用行為對公司債權人的損害必須達到“嚴重”的程度。判定對債權人是否造成了“嚴重”損害,除了損失的絕對數額巨大外,也應考慮債權人因此遭受的損失占其全部債權的比例大小。

  紀要提出,審理該類案件應把握“既審慎適用,又當用則用”的原則。同時,針對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濫用”行為如何具體認定問題,格以“人格混同”、“過度支配與控制”及“資本顯著不足”為主要情形,分別予以明確規范。

  股東濫用情形之一:人格混同

  所謂人格混同,即公司失去獨立人格,成為股東逃避債務的工具。紀要第10條列舉了人格混同的主要情形,包括:(1)股東無償使用公司資金或者財產,不作財務記載的;(2)股東用公司的資金償還股東的債務,或者將公司的資金供關聯公司無償使用,不作財務記載的;(3)公司賬簿與股東賬簿不分,致使公司財產與股東財產無法區分的;(4)股東自身收益與公司盈利不加區分,致使雙方利益不清的;(5)公司的財產記載于股東名下,由股東占有、使用的;(6)人格混同的其他情形。

  以往審判實踐中,判斷公司法人人格否認的標準經歷了幾個階段,初以最高院指導性案例15號(【2011】蘇商終字第0107號)“徐工集團工程機械股份有限公司訴成都川交工貿有限責任公司等買賣合同糾紛案”為代表的判斷標準,即構成人員混同、業務混同、財產混同,該標準對于判斷是否存在股東濫用公司法人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較為嚴格,體現了慎用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價值導向;而后,從該類案件作為侵權案件的性質出發,從侵權行為要件構成角度進行判斷,對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有限責任的行為,主要聚焦于“財產混同”和“對公司過度控制”兩種情況,如最高法院【2018】最高法民再200號、(2018)京民再51號、58號案例等。

  紀要認為,認定公司與股東之間是否存在人格混同,最根本的判斷標準是公司是否具有獨立意思和獨立財產,最主要的表現是財產混同,其他的因素諸如業務混同、員工混同、住所混同僅僅是人格混同的補強,并不要求同時具備。

  人格混同最主要的表現是財產混同。實踐中,相對于有形財產來說,無形財產的混同則更為隱蔽,不易察覺,常常被忽視。

  股東濫用情形之二:“過度支配與控制”

  過度支配與控制,是指公司控制股東對公司過度支配與控制的行為,其利用操縱公司的決策過程,使公司完全喪失獨立性,淪為股東控制的工具或軀殼。因控制股東對公司的過度控制,而使母子公司之間或者子公司之間存在利益輸送,被控制方沒有了獨立人格。紀要第11條總結了實踐中股東過度支配與控制公司的常見情形:(1)母子公司之間或者子公司之間進行利益輸送的;(2)母子公司或者子公司之間進行交易,收益歸一方,損失卻由另一方承擔的;(3)先從原公司抽走資金,然后再成立經營目的相同或者類似的公司,逃避原公司債務的;(4)先解散公司,再以原公司場所、設備、人員及相同或者相似的經營目的另設公司,逃避原公司債務的;(5)過度支配與控制的其他情形。

  實踐中,也不乏這類案例,例如(2016)最高法民申字918號裁定認為,霍州煤電集團對于其子公司晉北煤業與山西建設公司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過度干預,損害了晉北煤業的法人獨立地位,因而需對晉北煤業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此外,實踐中還存在著控制股東控制多個子公司或關聯公司,濫用控制權,致使子公司之間或與其他關聯公司之間的財產歸屬不清、財務混同、相互輸送利益的情況?!毒琶窦o要》在此基礎上對于橫向否認的典型情形也進行了規范,明確指出:如存在這類情況,可以綜合案件事實,相互否認子公司或關聯公司的法人人格,判令其相互承擔連帶責任。盡管此前實踐中已存在橫向否認的案例,例如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終1251號案,但此次紀要的出臺,更為今后此類案件的審理提供了明確的法律適用依據。

  股東濫用情形之三:資本顯著不足

  資本顯著不足,是指公司成立后在經營過程中,股東實際投入公司的資本數額與公司經營所隱含的風險相比明顯不匹配。與前兩條相比,紀要關于本條的解釋較為籠統,實踐中也鮮有以“資本顯著不足”為由主張“公司人格否認”的案例。一是因為在認繳制下,無法直接以股東實繳資本與公司經營規模的差別去判斷公司是否資本顯著不足,另一方面,也因為公司作為盈利法人,其經營過程中有可能采取“以小博大”的商業模式,以此認為因“資本顯著不足”而給公司造成損害而不是因為市場風險導致的損害,這在結果上是很難區分的。

  如果從維護債權人利益的角度,可以從股東實繳出資與認繳出資相比是否顯著不足,或者股東認繳出資年限是否顯著過長,股東是否在公司成立后將高風險業務集中于該公司進行經營等情況出發,論證債權人所受嚴重損失與股東行為的關系。而從股東的角度看,則可從分析導致債權人所受損失的其他原因入手,論證即便股東實繳出資到位,由于市場風險的原因,債權人仍會遭受同樣的嚴重損失。這樣論證或抗辯,是代理律師必須面對的。

  關于債權人的舉證責任

  公司法第六十三條關于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公司人格否認問題,將舉證責任歸于了股東,在實務中沒有太多爭議。而對于非一人有限責任公司,則債權人應對股東的“濫用”行為承擔舉證責任。然而,債權人身處公司外部,很難掌握公司的情況,往往難以舉出證據。針對這一問題,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關于審理公司法人人格否認案件的若干意見》第十條第二款規定:“公司債權人能夠提供初步證據證明股東濫用公司獨立法人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但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公司賬簿、會計憑證、會議記錄等相關證據,申請人民法院調查取證的,法院應當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的規定,進行必要的審查?!痹诖藢鶛嗳说呐e證責任放寬至“初步證明”,但是能否達到證明力度,仍需依賴于申請法院調查取證得到的證據。

  在〔2015〕民二終字第85號民事判決中,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在審理公司法人人格否認案件時,債權人用以證明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證據令人產生合理懷疑的,人民法院應當將沒有濫用的舉證責任分配給被訴股東。但上述舉證責任調整的前提,應是債權人已舉出蓋然性的證據證明股東存在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行為以及由此產生了損害的結果,而不是當然的舉證責任倒置。

  從以上規定和案例來看,債權人提供的證據應達到“合理懷疑”的程度,至于合理懷疑的邊界如何界定,這主要還是由法官在具體案件中作出判斷。

  綜上,關于 “公司法人人格否認”糾紛案件的處理,《九民紀要》既堅持“公司人格獨立和股東有限責任”的原則,又對股東濫用“公司獨立人格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的情形作出明確規范,對“嚴格適用規則,統一裁判標準”起到了積極的推進作用。同時,也應看到,對于復雜多變的個案而言,這其中的很多內容仍顯不夠具體,還有待于今后不斷完善。